嘉亓可期

同道殊途念白词改“同道高考”

暂别西风:

祝高考的各位一帆风顺,不要忘准考证

加油!

“唉唉唉听说了没,魏无羡高考挂科了,大快人心啊!”

“夷陵老祖挂科了?!谁干的?”

“还能是谁?他学弟江澄大义灭亲,带着四大家族,把他藏小抄的乱葬岗一锅给端啦!”

“干得好!这种邪魔歪道,再风光无限,他也是一时的!”

“哼!真是天道好轮回啊!”

幼年羡:写卷子也是写,抄小抄也是写,小抄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?!

蓝启仁:你!真是本末倒置,枉顾人伦!!

幼年忘机:云深不知处禁酒。

幼年羡:好吧!那我不进去,站在墙上喝,不算破禁吧?

幼年江澄:哼!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,你明天等死吧,没谁给传纸条。

幼年羡:嘿,你都给抄这么多回了,也不差这一次。

江厌离:阿羡……我……我马上就要高考了,过来给你看看。

蓝忘机:兄长,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……带回去,好好复习。

江澄:魏无羡!你若执意要在高考考场作弊,我便保不住你!

魏无羡: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

温情:对不起……还有,谢谢你。

金光瑶:大哥,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帮人打了几份小抄,就要被你这样一直翻旧账翻到如今?

聂明玦:娼妓之子,无怪乎此!

蓝涣:我们到的时候,忘机握着电话,正在给你查分数。自始至终,你对他重复地都是同一个词:多少?!

温晁:你看看这重考卷子,活人进到这里,连人带魂,有去无回。哼!你,也永远别想出来!

江厌离:阿羡——!!

江澄:姐——!

魏无羡:师姐——!

江澄:怎么回事?!你不是说你能控制住不挂科的么?!!你不是说没问题的么?!

温宁:金公子,你冲我来,温宁绝不反抗。

蓝思追:金凌,你先把笔收一收……

金凌:是,我就是考试没考过怎么样!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?!

虞紫鸢:魏婴!你给我听好,好好护着江澄!挂了也要护着他,知不知道!

江澄:阿娘,父亲还没回来,申请大学的事儿,咱们先一起担着不行吗?!

虞紫鸢:不回来就不回来!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了吗!

江澄:魏无羡!你说过将来我考去哪里,你就去哪儿,一辈子扶持我,永远不背叛我,不背叛江家!我问你,这话都是谁说的?!凭什么,你凭什么不告诉我……

金光瑶:蓝曦臣,我这一生帮人无数,打语数英物化生政史地的小抄绝不含糊,天下的科目我什么没抄过!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抄你的课。

魏无羡:蓝湛蓝湛!你把准考证拿一拿呗。

蓝忘机:为何?

魏无羡:赏个脸,拿一拿嘛。

蓝忘机:好。